1. <tr id="xsjph"><track id="xsjph"><delect id="xsjph"></delect></track></tr>
      
      
      <code id="xsjph"></code>

        1. 創業投資服務平臺

          創投時報LOGO

          宏利基金解析新經濟的崛起:2024 年全年前景展望,做好準備,把握機遇(上)

          647人瀏覽 / 0人評論

            新經濟的崛起|2024 年全年前景展望,做好準備,把握機遇宏利基金管理

            導語

            2024年的經濟將如何發展?哪些因素或將成為推動全球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?

            本文由宏利投資管理的環球首席經濟師兼策略師Frances Donald與宏觀經濟策略部主管Alex Grassino深入探討2024年推動全球經濟和市場的五大動力。

            無論技術性衰退出現與否,與2023年相比,全球增長將會在2024年面臨更嚴峻的挑戰。這種經濟困境對不同收入組別或國家帶來的影響不盡相同,相對于多個其他主要經濟體,美國憑借當地聚焦本土發展、就業狀況強勁,且消費者財政相對健康,更有可能抵御金融體系收緊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相反,嚴重依賴國際貿易及受借貸能力所限的國家,可能會在上半年面臨重大阻力,隨著各國央行開始放寬金融狀況,情況將逐漸改善。

            投資部署啟示:2024年成功經濟體的驅動因素

            債務敏感度較低—對于債務水平相對偏低或債務期限較長的國家而言,加息帶來的沖擊可能相對輕微。

            財政空間較大—能夠加推政府刺激政策作為逆周期措施的國家,可能較無法推出這些措施的國家更能減輕經濟放緩的全面影響。

            制造業出口敏感度較低—疫情過后,市場焦點已由貨品主導型經濟轉向服務主導型經濟,導致制造業大幅走弱。因此,依賴制造業和貨品出口的經濟體可能較受制造業放緩所累。

            出口側重必需商品—雖然制造業的動力可能已顯著放緩,但供應鏈中斷令市場對核心商品的需求仍然非常殷切。

            全球通脹在2023年顯著放緩,但預計在2024年的最后一輪通脹戰役,可能會更加棘手—不僅是因為物價的按年增長難以恢復到全球金融危機后/新冠疫情前的常態。我們認為,在通脹確切重返目標水平之前,各國央行終究會開始放寬政策,這會引發需求再度加快的風險,并可能導致通脹壓力重現。

            我們預計,盡管通脹仍可能大幅高于目標,但面對經濟增長不斷惡化,央行終究會直接或間接地承認,這些直截了當的工具并非明確解決目前通脹環境的正確選擇。

            央行在年內面臨的關鍵問題: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通脹目標:2%是否是正確的目標?

            鑒于經濟放緩的速度超過通脹正?;乃俣?,放寬當前貨幣政策立場的壓力將加劇。如果事實證明通脹回落至傳統目標的最后一步難以實現,那么提高通脹目標來降低減息門檻的呼聲可能會越來越高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終端利率:疫后經濟截然不同:市場是否已步入持續較高息的環境?

            我們認為答案是‘肯定’的,但無可否認,現時所謂的高息環境門檻極低,因為各國央行在過去十年大部分時間將政策利率維持在零水平。除非發生重大危機,否則我們預計這種情況在短期內不會再發生。

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新工具:

            量化寬松和緊縮政策是否已成過去?

            我們對此表示懷疑。多個經濟體(包括美國)仍然實施量化緊縮政策。我們傾向認為這樣的政策就如同為工具箱增添更多工具,以備不時之需。不過,有這些工具不代表需要派上用場。

            風險提示:本資料僅為服務信息,不構成對于投資者的實質性建議或承諾,也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。本資料中全部內容均為截止發布日的信息,如有變更,請以最新信息為準?;鹩酗L險,投資須謹慎。

          全部評論

          欧美午夜福利视频_久久二三去精品视频_91精品中文字幕三级无码_亚洲日韩人成网天堂